第三方账号登录

CBA新赛季实施工资帽新政 这顶帽子怎么“戴”?

副标题:

来源:新华社  |  2020-09-19 15:28:57
新华社 | 2020-09-19 15:28:57
原标题:CBA工资帽怎么“戴”?——专访CBA联盟运动员发展总裁张弛
正在加载

  新华社北京9月18日电(记者王镜宇、林德韧)CBA联赛自2020-2021赛季开始实施工资帽制度。CBA联盟运动员发展总裁张弛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独家专访,对这项新规进行了解读。

  俱乐部入不敷出 投资人推动“限薪”

  CBA工资帽制度的出台,与CBA联盟和各俱乐部寻求财务健康和均衡发展有直接关系。有俱乐部高管透露,目前CBA俱乐部几乎都入不敷出,每年亏损数千万元的不在少数。与此同时,CBA各俱乐部的本土球员薪金支出很不均衡。张弛告诉记者,本土球员工资支出最多和最少的俱乐部的薪金总额比在5:1左右,CBA联盟希望通过工资帽等措施在未来几年让这个比率达到3:1左右相对合理的区间。

  据张弛介绍,在2017年8月举行的CBA公司财务及薪酬委员会会议上,有关限薪和注册转会制度的改革成为重要议题。与会的俱乐部投资人和总经理明确提出,要积极推进设置工资帽、鼓励各俱乐部自主培养年轻球员、推出球员标准合同、扩大球员交流方式等工作,并为此成立了工作小组。

  标准合同为工资帽做铺垫

  张弛告诉记者,在2020-2021赛季之前的3个赛季,CBA联盟一直在为工资帽的推出做准备,其中标准合同的使用是重要一环。

  “第一个准备就是合同标准化,以前各个俱乐部与球员的权利义务关系不是很统一,我们做了大量的研究,希望用一份合同涵盖目前CBA球员与俱乐部之间的工资等各种关系,”张弛说。

  2018-2019赛季,CBA开始测试标准合同,2019-2020赛季全面试行。在此基础上,相对成熟的2020-2021赛季CBA联赛球员注册、报名管理规定得以推出并实施。虽然下赛季还会有微调,但合同标准化的任务已基本完成。

  CBA2020版国内球员标准合同共分为五个类别,分别是新秀合同(又细分为A1、A2两种)、保护合同(B类)、常规合同(C类)、顶薪合同(D类)、老将合同(E类)。其中,俱乐部自行培养球员签A1类合同,选秀进入CBA的球员签A2类合同。值得一提的是,E类合同(老将合同)是为34岁以上或在单个俱乐部累计注册12个赛季以上且年满32岁的球员所设,每个俱乐部最多只能有两人签署老将合同,其基本工资不计入工资帽上限。

  张弛说,球员分级是标准合同的第一大特色,它是根据目前联赛现状、综合了俱乐部投资人的意见后制定的。标准合同的第二个特色是培养费条款,其初衷是鼓励更多俱乐部培养年轻球员、遏止本土球员薪酬过快增长。张弛举例说,李原宇最早是从广东队转会到江苏队,在江苏队期间获得了较多的出场时间,能力和身价都得到了提升。当李原宇从江苏队转会四川队的时候,江苏队有权主张由四川队向其支付一次性的培养费,标准为李原宇在江苏队效力期间的平均年薪。

  “设置培养费条款,是希望让球员流出的球队有所补偿,这样可以让球员的流动性更强,”张弛说。

  标准合同的第三个特色是加强了对俱乐部、运动员的保障和争议解决的路径,其中包括CBA球员合同保障险、合同买断条款等。

  累计注册制撬动球员流动性

  新赛季开始之前的本土球员流动是近年来最活跃的一次,其中涉及可兰白克、范子铭、李慕豪、于德豪、西热力江、高诗岩、俞长栋等热门球员。张弛说,转会市场的火热除了跟工资帽的推出有关之外,也得益于新推出的累计注册制。

  “以前是集体注册,一个队伍必须把所有人的材料收齐了才能办理,这给球员流动的操作带来了一些实际困难。从今年开始,可以有一个注册一个,而且注册之后还可以继续交易、转会,范子铭就是这种情况,这就给了俱乐部更大的操作空间。”

  除了增强注册灵活性之外,今年CBA联盟还丰富了球员交易的形式和筹码。除了转会之外,可以租借、互换、认领(自由球员)。同时,选秀权、顶薪合同独家签约权、外援优先续约权等都可以用作交易的筹码,这也是今年转会市场比较活跃的一个原因。

  CBA特色工资帽初试莺啼

  经过各方面的准备,CBA联盟在新赛季开始实施工资帽制度。张弛强调,CBA的工资帽与NBA的工资帽在核心理念上有很大区别。NBA工资帽与所有俱乐部的篮球相关收入(BRI)总额直接相关,这个总额乘以一个比例(目前是44.74%)再除以30(30支队伍)就是各队的工资帽。然而,CBA俱乐部的收入来源和构成与NBA有很大不同,篮球相关收入难以准确界定和统计。因此,CBA新赛季工资帽的产生是基于对2019-2020赛季各俱乐部本土球员工资支出的统计数字,算出来平均值是3200万元人民币。在此基础上,CBA俱乐部的投资人商定上下浮动额均为1200万元人民币。2020-2021赛季CBA各俱乐部本土球员工资支出的上限为4400万元,下限为2000万元,超出或者不足的部分则需要按25%的费率向CBA联盟缴纳调节费。

  “CBA有自己的发展现状,没法完全照搬国外做法。我们只能从支出端出发,满足投资人和中国篮协对于限薪的要求,”张弛说。

  除了本土球员薪金支出这个“大帽”之外,CBA还同时设立了绩效工资帽、奖金帽和外援工资帽,其中CBA冠军球队的奖金限额为2000万元。一直以来,针对外援的“军备竞赛”也是推高CBA俱乐部支出的一个重要原因。2020-2021赛季,CBA的外援工资帽为700万美元。不管一个俱乐部与几名外援签约,其包括奖金在内的总支出应不超过这个数字。

  张弛表示,未来几个赛季,3200万这个基本工资帽数额(A)预计会保持稳定,而上浮(X)和下浮(Y)的数额可能会微调。

  根据现行的工资帽制度,CBA联赛中本土球员顶薪的上限为3200万乘以25%,即税前800万元人民币。但是,在工资帽推出之前,有些球员与俱乐部签订的薪金数额超出了这个数字。为平稳过渡,采用了“新人新办法、老人老办法”的解决方式。联盟认可还在合同有效期内的老合同,但是新签订的合同必须严格执行对顶薪的限制。

  “阴阳合同”能否根除?

  张弛说,今年是CBA工资帽制度的元年,执行效果还有待检验。一方面,像新疆队今年流出的球员较多,上海队将李根交易到北控,都与俱乐部清理薪金空间有一定关系。到联赛注册期截止,只有个别俱乐部的薪金总额超出了4400万人民币的上限。另一方面,各俱乐部是否会严格执行工资帽制度?可能存在的“阴阳合同”现象是否会消失?现在还难下定论。CBA俱乐部会接受联盟的抽签核查,如果在赛季结束后被发现有不诚信的行为将接受处罚,轻则警告,重则取消俱乐部注册资格。

  “我们目前的工资帽体系与理想状态比还有差距,但我们有信心完成好这件事,”张弛说。“首先,这件事是俱乐部的普遍共识。第二,我们希望通过规范化的薪酬管理,逐步管理好运动员、家长和身边人的预期。联赛是一个共生关系,多方利益需要平衡。如果球员在联赛中表现出色,除了工资收入之外,他还能从商业赞助等方面获得收益。我们也希望俱乐部除了靠资金投入之外,也通过俱乐部文化建设、硬软件环境等吸引球员长期效力。”

  张弛承认,目前的工资帽体系肯定还有需要完善的地方。比如,现在关于俱乐部顶薪合同的界定,只要在本俱乐部工资排在前三位的合同就算是顶薪合同,有可能出现A俱乐部的“顶薪”与B俱乐部的“顶薪”相差甚远的情况,也有球员对此提出了一些意见。CBA联盟将根据各方反馈,在今后进一步调整。

编辑:卢芳菲 责任编辑:王晓遐
点击收起全文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我来说两句

我要评论 取消

提交

微笑
酷
亲亲
耶
鼓掌
调皮
星星眼
大笑
偷笑
比心
点赞
送你花花
礼物
庆祝
666
打气
棒棒哒
打CAll
厉害了
加油
大神V5
睡着了
发呆
疑问
害羞
晕
哼
抓狂
惊恐
捂脸
机智
抠鼻
体育精彩视频
体育视觉系 换一换
>
正在阅读:CBA新赛季实施工资帽新政 这顶帽子怎么“戴”?
扫一扫 分享到微信
手机看
扫一扫 手机继续看
A- A+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