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阎世铎下课就能解决问题吗?

CCTV.com  2008年11月21日 15:11  进入体育论坛  来源:南方周末  

    崩溃始自龚建平案

    即使是在最混乱的时候,体育管理部门也不愿意与公众沟通他们的想法,阎世铎的声音因此成了中国足球的声音。公众注意到这个人的风格夸张的脱口秀,他被大众娱乐化了,数日前的一篇评论文章的标题是,《阎世铎走了,我们骂谁去?》

    即使是在米卢的成功吸引了大量眼球,国家队44年来首次进入世界杯的时候,媒体对阎世铎的评价也不高。

    他高调地提出“足协媒体是一家”,可是媒体人士怀疑他的真诚。“我觉得他说完了这话,自己都不信。”李响回忆说。在比赛频繁的2001年,每当国家队赢了一场球,足协官员对随队采访的记者就要傲慢一些,而每次输球时,则改为笑脸相迎。自国家队在韩日世界杯上遭到惨败开始,足协与媒体的矛盾开始表面化,在此次下课前几个月,有关阎世铎个人的评论已经被媒体直白地冠以大号的“审判”标题。

    近5年来,阎世铎给人留下大言误国的印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提出了“人民足球”的概念。

    “这是打着旗号吓唬人。”李承鹏说。

    中科院社会学所的陆建华博士认为,职业足球有4种利益,分别归属于足协、俱乐部、球员和球迷。“评价所谓‘人民足球’或者其他类似的概念的标准,关键在于看它是公平地体现4方利益,还是概念制造者在损害其他3方的利益。”

    其实,若非投资人拥权自重,阎世铎也未必就急于抛出此类“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论调。在足协工作的最后阶段,他时时感受到投资人的威胁。他拒绝了职业足球俱乐部推行行业自治的主张,并且表示,足球权威的丧失才是混乱的主要根源。

    在双方彻底决裂之后,一位“造反”的投资人说,“现在就是要把阎世铎推下去!”他们成功了。

    “G7革命”起因于北京现代队罢赛,而北京现代队罢赛又源自足球裁判员群体公信力的丧失。追根溯源,裁判评论员、广州市体委科研所的淦耀认为,阎世铎5年来的两个最重要的失误都与裁判工作有关。

    2001年12月21日,浙江绿城俱乐部董事长宋卫平向足协出示了一封“黑哨裁判”的忏悔信,拉开反黑的序幕。阎世铎当时向宋卫平承诺,一定要把黑哨清除到底。同时,他采取了一种“坦白从宽”的策略,表示只要裁判员向组织交代问题,就可以只在足协内部处理,从轻发落。

    “这是公然对抗社会公德,而且违反国家法律。同时,也违反了国际足联关于裁判员构成刑事犯罪就必须公示、永远开除出裁判队伍的规定。”淦耀说。

    最终,阎世铎的豪言壮语落空,宽恕政策也未得实行。在阎世铎作出“中国足协不会让老实人吃亏”的保证后,龚建平作为惟一向足协坦白的裁判员,却受到了惟一的惩罚,2003年1月被判入狱10年,并于18个月后死于血癌。宋卫平则从那次打交道的过程中得出了结论:“阎世铎是一个很虚的人。”

    在淦耀看来,这次“乱搞”使得中国裁判员集体蒙羞,再也没能抬起头来。“罪犯没有抓到,清白的人又让人家当成是黑哨,”他说,“这样一来谁还会尊重裁判、相信比赛?这是以后很多混乱的根源。”

    2004年10月2日,北京现代队在联赛对沈阳队的比赛中罢赛,教练组组长杨祖武没有因此受到严厉处罚。阎世铎下课后,他表示,“很多矛盾是渐渐积累起来的,既然阎世铎不喜欢解决矛盾,那么换个人就是件好事。”

    罢赛事件发生之后,中国足协裁判委员会表现得首鼠两端。最初,委员会认定裁判员周伟新判罚无误;14天后,判定周伟新“有失误”,并公开停止裁判工作一年。这一做法又违背了国际足联的条例———如果裁判员只是“失误”而非刑事犯罪的话,只能给予内部处罚而不能向公众公开。

    “这是足协自己理亏,拿裁判员当替罪羊,讨好俱乐部。”淦耀说。他据此认为,在阎世铎时代,长官足球凌驾于一切,俱乐部也能争取到很大利益,而运动员、裁判员和球迷的利益则受到漠视。

    “都在反对常识”

    李响对于阎世铎离职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应该下课了。李承鹏的反应则是,这对阎世铎是个好事,坐在这个不适合的官位上是对后者的摧残。“让他当个计划生育办公室主任挺合适的,何必在这个足协耗着呢。”按照传统,中国足球的每次失败都必须有一个人来承担责任,尽管阎世铎并不愿意这么做。

    “承担责任并不意味着追究责任。”2004年末,阎世铎面对“你该承担什么责任”的追问时说。

    现在,他的时代结束了,中国足球百废待兴。一些熟知中国足协内部事务的人士表示,相对来说,新任足球管理中心主任谢亚龙在这个时间段比他更适合呆在足协,因为谢能够从高层得到更多的支持。

    就像阎世铎曾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论述举国体制的弊端一样,谢亚龙也曾有著有《足球联赛的产权与公共产品的供给》一文,认为中超联赛属于“准公共产品”,认为联赛俱乐部的商业性质不能超越其公益性质。不过,目前受访者们都表示,还不能据此判断谢亚龙将有何种作为。

    李响觉得,判断谢亚龙的职业能力的一个重要标准,是他能否以联赛为本。“世界杯没出线也有好处,”她说,“现在我们有的是时间改善联赛。”

 

2/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