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 Found

302 Found


CCTV_WebServer

央视国际首页 > 新闻频道 > 中国新闻 > 正文

[新闻会客厅]马加爵落网

央视国际 (2004年03月17日 14:19)

  CCTV.com消息(新闻会客厅):

   302 Found

302 Found


CCTV_WebServer
主持人: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新闻会客厅,过去中国有句老话,叫谁要是做了错事儿,然后跑了,老百姓往往说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把你给抓回来。昨天晚上7:30,这个老百姓的老话还真应验了,马加爵,也就是最近通过新闻媒体的报道,大家已经知道了,在云南大学的时候被当作是他杀害同学的犯罪嫌疑人还真就跑到了天涯海角的所在地三亚,而且他真被抓到了。

  主持人:好,今天请进我们会客厅的一共是两位客人,第一位客人现在就在我们客厅里头,她是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的教授李玫瑾,非常欢迎您,可以说平舆大案黄勇那个杀人案由于涉及最后罪犯的心理等等,您也去了现场,可以说对这方面的问题非常了解。我们第二位客人接下来将用连线的方式请进我们的客厅,他是海南省三亚市公安局政治部的民警郑珠林,他将对针对马加爵这个案件最新的案情以及审讯的情况给我们进行连线进入到我们的客厅当中。非常欢迎两位。首先是刚才我们看到了这张照片,就是他在浴室里的照片和前面的照片,这是很少的关于他的照片的信息,你在知道这个案情之后,从心理学的角度要对他进行分析,这张照片上给了你什么信息?

  李玫瑾:其实在犯罪心理学研究当中,其中有一种研究叫做人类体格的研究,体格类型将人的体格分为三种类型,其中有一种是属于瘦弱型的,还有一种是肥胖型的,还有一种叫筋骨型,我们看到马加爵这张照片就是典型的筋骨型,他分析三类体型和犯罪关系的时候其中就点到,暴力性的犯罪大多是筋骨类型的,就是这种长得很结实的,很健壮的,而且不是很胖,又不是很瘦的,所以这个体型一看,把如果作案,应该是暴力型的犯罪。

  主持人:你是先了解的案情还是先看到,在了解案情的时候就看到了这张照片?


  李玫瑾:是先看到了照片,也是看到了通缉令,看到通缉令以后才看到那个材料,因为我搞这个职业的需要,经常要关注这方面的情况,所以也曾经上网看到过一些他的信息,但是前一段时间我们看到网上有关的信息比较少,所以这里只知道他作案杀了四个人,而且用的是石锤,所以显然他是一种体力的,暴力性的犯罪。

  主持人:这里我有两个问题向您咨询一下,第一个就是A级通缉令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

  李玫瑾:这应该是最高级的通缉了,就是说这种通缉,何时何地都不会被取消,只要没有抓住这个嫌疑人,这个通缉令就永远有效,所以这应该是在我们国内来讲是最高一级的通缉。

  主持人:一举一个例子来说,假如说十年没有抓到……

  李玫瑾:对,你就是跑到国外或者跑到一个什么地方隐匿起来了,只要发现你的踪迹,你仍然是有罪之人,也就是说,你或者你过了30年、40年,你只要一旦露面,只要发现,成为是要被抓的。

  主持人:大家也知道,有关的知情人或者举报者可以得到20万的奖励,这个在我们公安系统来说,这个价格是什么样价格?

  李玫瑾:应该说就我参加工作80年代初,我知道当时最早的通缉悬赏是东北的二王,在这之后,虽然也有一些通缉,但是没有像这样全国大范围的,我通过这次我们公安部发这种A级通缉令,我有一个感觉,就是说我们现在公安系统在办案的方式上有一些风格的转变,一个转变,我发现就是说我们现在对于生命的价值更为重视了,因为这个案子虽然是一起,但是他杀了四个人,所以把它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从部里非常重视的一个案子。第二,过去我们有很多案子,一般在没有破之前总是不愿意让大家都知道,因为如果知道了,破不了,或者一时半会儿破不了的话,压力会很大,但是这次我们公安部做出这个决定就是公布,让大家都知道,这样的情况一方面显示公安机关一定要抓获他的这种决心。另外一方面也得到群众的支持,所以我觉得最后的这个结果还是证实了我们最初的决定是对的。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要重新回到马加爵的身上,可能涉及到几个为什么,这个为什么在您心中一定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当你了解了基本的案情之后,您作为心理学这方面,跟犯罪相连接起来进行研究的时候,你一定要研究为什么,您当时,不一定是最后,因为最后还要通过审判等等,你的答案是什么到现在为止?

  李玫瑾:因为我最开始知道这个案子,我最关心的是他怎么作案,也就是说我前段时间一直在研究犯罪心里画像,犯罪心里画像往往是指犯罪人他侵害的对象,他作案的方式,他使用的手段,他利用的工具,他的时间、地点的选择,这些东西我们如果一旦分析的话,当时用在马加爵这个案子上给我一个印象,就是说他这个案子完全是心理正常的。但是,他心理不健康,也就是说他作案的过程,从他的理性来看,从他的设计来看很周密,当时我的判断,他不属于情绪疯狂的那种冲动型的犯罪,就不属于激情犯罪。

  对于动机问题,我觉得他这个案子动机感觉到是有一点,我认为他现在还有很多动机问题没有说出来,因为他自己讲是因为和同学一些小摩擦,但我认为这个理由不足以解释他这个犯罪的行为。所以,应该说他是一个肯定有着某种内在的一些心理动因。这个动机问题,我们现在只是对他一个初步的假设,我觉得应该取决于两个问题,一个是他本身的性格问题,当然我看到有些人对他这个人格障碍等等这方面去评判,当然犯罪人尤其是这种暴力性的,涉及到血腥的杀人案件,大多数我们都讲他有一种人格问题,但是这个案子应该看到,作案前他是一个很正常的人,而且我们看到他早年的,一些记者对他早年的采访应该算相对正常,所以现在突然出现这样的一个案子,可能让大家感觉到很意外,但是我们研究犯罪心理认为,他还是有着一个心理的轨迹的,这个心理轨迹最连贯的就是人的性格,这个性格刚才我讲是他犯罪心理要分析的第一个方面,我认为他在性格方面一定存在着某些,我们叫障碍或缺陷,这个障碍和缺陷和他的犯罪类型是相关的。

  主持人:如果用关键词的角度说障碍,你第一个跳出来的关键词是什么?在他身上所体现的。

  李玫瑾:心胸狭窄,而且怎么说呢,他的内向和封闭,以及他的心胸狭窄和他的很多问题有关,这个心胸狭窄有的时候我们再往后分析,实际上就是他某种潜在的自卑的东西,自卑往往是自己生活当中的某些缺陷不足,与人相比的时候自己明显的一种悬殊。这里头我不太了解这个具体的,因为马加爵我没有见到他本人,不太了解他因为哪些方面有自卑,但是这个自卑感强的人,他会有很多的这种性格方面的缺陷。比如说如果我们观察一个儿童,这个儿童如果在早年的时候,他要是说话说不清楚,比如说在幼儿园里头,他表达问题很吃力,这个时候他就会往往站在旁边看着别的同学,如果别的同学再嫌弃他的话,他就会心生一种很难说的感觉,这种感觉可能是他对周围既怀有一种不满,同时有愤恨自己,就是我为什么要说不清楚,于是就开始封闭自己,不再和同学交往,所以自卑可能导致社会行为发展的一些问题。当然随着我们成年,长大了,然后他也学会了很多知识,他有一定的社会技能了,他可能会出现调整,这种调整外表给人感觉仍然是,比如说对人很礼貌,很客气,但他内心的这种感觉会时时地冒出来。

  主持人:这是在马加爵身上第一点自卑,您刚才说两个,第二个呢?

  李玫瑾:第二个问题应该说是可能是由于他这段时间的环境所致,因为我们知道,我们不能否认心理活动有他自身的问题,还得有外部的东西。

  主持人:他要毕业了。

  李玫瑾:对,一个是要毕业了,再有一个,是不是跟他上网有关,因为现在我们知道,网络是这些年来和人的心理,和人的这种行为异常是有密切关系的,尤其是少年,这个网络当我们沉溺于网络的时候,有很多人不同的,比如平舆的案件,黄勇的案件,黄勇的案件就是利用网络,网络当中有很多少年沉溺于网络游戏,大学生我们知道,现在包括我的学生当中,我知道他们有很多也是非常喜欢玩游戏,而且经常彻夜不睡的,彻夜不眠。我觉得像马加爵,这也是我对他一个判断,我认为他因为家庭经济贫困,他可能就说为了减少路费,为了减少开支,他尽量地就不回家,在学校居住。

  主持人:校园里很静。

  李玫瑾:对,很静,所以对他来讲,可能他会更多地沉溺于网络。我不知道他玩什么样的游戏,这个游戏有时也会对人的心理发生重要的影响。

  主持人:据报道,他在平常上网的时候有时候对一些犯罪的内容关注非常大,甚至有时候一天会到十个小时,而且野外生存等等,他也都在以前上网中有这个内容,这透露出了什么?

  李玫瑾:这透露出一些,因为这么讲吧,对于犯罪问题,犯罪是一个很矛盾的东西,我们大家在看电影就会知道,如果电影里头演的犯罪人不狡猾,我觉得英雄也就没有什么英雄的味道了,所以犯罪本身他就是一个对,应该这么说吧,它是有一种诱惑的,类似于毒品,类似于什么这些诱惑的东西,它会使人冲动,会使人达到一种兴奋点,会使人感觉到突然激发自己内心的一些冲动和那种英雄的。所以有些人,尤其是那种高智商的人,他在某种社交的这种环境变化,比如说刚才我们讲的,他没有亲情团聚,没有和正常的人交往,天天沉溺于网络,他可能就会出现一些心理上的异常。这种异常如果没有及时发现,有时候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就是说他的思维越来越狭窄,这个思维狭窄是和他的接触面有关系。

  主持人:进了牛角尖里头了。

  李玫瑾:对,这种狭窄可能因为生活的一点点小小的摩擦,他就会认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刚才我们讲了性格方面的缺陷,心胸狭窄,一旦对上了,它可能就是因为我们别人来看不是个问题的问题引发问题。

  主持人:他放大了。我们接下来,这第一段落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昨天晚上的时候在三亚被抓到,大家也会有各种各样的猜测,出国等等,但是被三亚抓到了,出乎你的预料吗?

  李玫瑾: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看到,最开始看到他这个案件,首先他作案非常严密,尤其他严密在哪儿呢?每个人杀了之后他都给收拾得非常干净,所以这个做法本身带有着他有一个很精致的预谋,既然有这么精致的预谋的话,他就应该想好退路,这个退路当时我就判断他不应该往内地走,他应该是想办法跑出去,这个出去对他来讲,他认为是安全的,但是他不了解我们公安这一块的工作,不了解我们这个国际刑警的协查等等这方面的问题,他可能会想到出去,但是也可能他出去这里的操作,他可能并不是非常熟。再有一个,他不了解现在社会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他带的那点钱,应该说他逃亡不是太足的。这个过程是他事先没有预料到,应该说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和知识,所以他最后可能选择了一个他认为是最远的地方,天涯海角,应该说在这点上又看出,犯罪人都是这样的,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主持人:好,接下来我们要请进今天我们《新闻会客厅》的第二位客人,他就是海南三亚市公安局政治部的民警郑朱林。

  主持人:聊到这儿,我们接着马上连线海南省三亚市公安局政治部的民警郑珠林,老郑您好。

  郑珠林:您好。

  主持人:我是中央电视台白岩松,首先我们可能都关心,案情是否又有了新的进展?

  郑珠林:目前案情,这个可以充分地肯定,我们所抓获的犯罪嫌疑就是马加爵。

  主持人:已经确定了是吧?

  郑珠林:对,我们通过常规手段,指纹鉴定跟DNA鉴定已经确定了。

  主持人:我们通过今天的媒体报道知道,他还带了一个复读机和三盒录音带,因为这三盒录音带是他用广西白话说的,你们今天白天是否已经知道了内容?

  郑珠林:内容就是我们重大案件对物证材料,我们一般的同志还不容易接触,目前我们刑警对这方面进行保管。

  主持人:这里的大致内容是什么呢?

  郑珠林:大致内容其中有两盒录音带是音乐磁带,普通的音乐,另外一盒磁带用广西土话录制了他杀人的动机和过程。

  主持人:现在是否知道了他杀人的比较准确一点的动机?

  郑珠林:比较准确的动机可以这么说,事情起源是很小的事情,就因为几个人打扑克牌引起摩擦,然后进行报复。

  主持人:他是用什么样的手段杀的人?过程持续了多长时间?

  郑珠林:他这个杀人的时间相隔三天。第一天,用榔头铁锤从后脑上打死一个,第二天又接着打一个,然后这两个打完之后,就放在宿舍那个衣柜里边,用白胶布从里边贴紧,然后把它隐藏好,这两个死的隐藏好之后,第三天,接连杀了两个,都是同样的手段。

  主持人:他的作案工具交代了吗?

  郑珠林:作案工具,目前的情况,我们还在进一步审查当中。

  主持人:他有没有交代为什么选择了三亚来进行逃亡?

  郑珠林:目前情况,这个案件我们还在继续审判,具体方面,以后案件比较清楚了,我们可以公布。

  主持人:老郑,回到我们抓到他的过程当中,昨天晚上7:30的时候抓到了马加爵,而在此之前多长时间你们就确定了他有可能到三亚?

  郑珠林:在公安部3月1号通缉令发下来之后,我们省公安厅黄浩丕厅长跟省厅领导,包括我们三亚市市委市政府、三亚市公安局,通过经验判断,跟分析犯罪心理,犯罪人的心理状态,估计他会选择海南三亚。

  主持人:你们为此做出的准备是什么样的?

  郑珠林:我们为此做出的准备是有两条路线,一个是我们专线发动群众路线相结合的手段。首先第一个,我们从省公安厅、省委省政府,包括市委市政府,包括我们三亚市公安局,都发动广大干警,另外还甚至发动广大人民群众,我们张贴了将近六万多张通缉令。

  主持人:在三亚的市区内张贴了六万多张通缉令。最后老百姓起的直接作用是什么?

  郑珠林:最后起的直接作用还是新闻媒体的透明度,跟我们公安系统的领导,跟地方政府的领导高度重视,充分发动广大群众,特别是专线跟群众路线相结合,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主持人:是明确地有老百姓举报了吗?

  郑珠林:目前可以说明确是我们一个摩的司机举报。

  主持人:举报之后我们用了多长时间就完成了对马加爵的追捕?

  郑珠林:举报之后不够一个小时,我们已经把犯罪嫌疑人马加爵抓获。

  主持人:一切顺利吗?

  郑珠林:还比较顺利。

  主持人:他没有反抗是吗?

  郑珠林:当时有企图逃跑的意向,后来我们民警及时增加警力,通过120增加警力。

  主持人:老郑我现在再问你一个问题,马加爵被抓到之后,据你所了解的情况,他的精神状态,包括他整个的身体状态怎么样?

  郑珠林:身体状态比较虚弱,因为长时间都在垃圾桶里捡东西吃,不敢住旅店,不敢买东西吃,身体状态比较虚弱,但是精神状态还稍微比较正常。

  主持人:老郑,现在在我们演播室还有咱们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的教授李玫瑾,她也有几个问题要问您。

  李玫瑾:您好,我想问一下,我知道他跑的时候,他随身带着一个军刀,这个军刀在抓到他的时候在他身边吗?

  郑珠林:目前情况我们还没有发现有这个凶器。

  李玫瑾:没有问他这个凶器的下落。这是一个问题。另外我还想了解一下,咱们现在接触他本人,有没有对他进行过讯问?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起要杀这四个人的?而且最开始的目的是不是就是四个人?

  郑珠林:这个作案动机目前情况我们还没办法做出明确的回答。

  李玫瑾:磁带有两盘是录的音乐,有一盘是录的他自己的话是吧,这个话已经破解了吗?

  郑珠林:这个话目前我们还作为作案的物证,还保存在刑警支队。

  主持人:好的。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您老郑,你们也辛苦了,再见。

  主持人:刚才跟老郑连完线的时候,哪些东西印证了你的判断?


  李玫瑾:现在我觉得还是所得的信息比较少,因为现在我们可能最关心的,如果要研究他的心理问题,最关心的是他的动机问题,这个动机问题我目前感觉到,他给提供的这个信息,就是犯罪人自己交代的,和我们现在公安机关所提供的都不是太充分。

  主持人:有一点很多人都觉得感到惊讶,因为新闻比如说昨天晚上一报道,到今天的时候看到,他会带着复读机,而且带着三盘录音带,其中还录下了自己为什么要犯罪,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犯罪心理?

  李玫瑾:这是在很多犯罪,刚才讲他的性格,其实马加爵他的性格应该一个很孤僻的,这个刚才我们讲到自卑问题。这个自卑的表现往往是相反的,也就是说他这个表面的内向实际上他是渴望和人交流,实际上他做完这个事情以后,他不管他意识到还是没有意识到,他会希望把自己的事儿告诉别人,所以他会录下来,他就想如果我被击毙了,如果我怎么样了,让人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所以他这种做法,他可能是无意识的,也可能是有意的,但是他这种做法本身就代表了他平时的这种心理的特点,刚才我讲他的性格和这些做法是吻合的。

  主持人:第二个疑惑又来了,逃亡,犯了这么大的事儿,路上还有心情,第一个,学英语,第二个,听音乐。怎么会呢?

  李玫瑾:他应该是一种自我调整吧,因为他这种逃亡,磁带我不了解,是他事先带走的,我想也有可能随身携带,说明他平常酷爱音乐。外语我这是一个判断,就是说一个是他喜爱,再有一个是他有没有这种想法,就是想出去,他是想出去,但是怎么样出,这个二者之间的问题,也就是说带着外语实际上他还是有这样的一个准备和愿望。

  主持人:他兜里也带了两千块钱,但是他到了三亚选择的生活基本上跟祈祷,然后到垃圾箱里去捡剩下的吃的东西。

  李玫瑾:应该说他这个人是初犯,也就是说他没有犯罪的经验,所以当他刚才我讲到让我出乎意外的,就是他对作案之后他真的做的准备太不足了,所以他在作案之后,他没有什么别的方法,他不像很多犯罪人,走到哪儿抢到哪儿,走到那哪儿杀到哪儿,他可能真正做完案以后他就想逃了,这个逃就是不被抓住,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认为他可能在某种情况下实施一下抢劫,但是他仍然不具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他要是抢的话,反而更容易暴露。因此他就只能蜷缩着不动,这个方式的选择应该是属于符合他当时的情境的。

  主持人:另外第四点,第四个疑惑,就是说当一个人犯了罪,出去跑到了三亚,但是每天过的日子提心吊胆等等,积累了这些天下来,会对他的心理制造一种什么样的影响?

  李玫瑾:这样的问题我曾经遇到过这样的犯罪人,有的逃亡五年,很多犯罪人到最后就是想回到自己的家,想回到家乡,所以他最开始作案的时候想逃,逃得远远的,但是真到逃亡的时候他知道,这个社会如果你一旦违法犯罪的话,真的是无路可逃,就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以很多犯罪人逃到最后有的都是想自首,他也觉得这样逃很累很累,心里非常累。有的是想回到自己家乡,所以这个马家爵他虽然也逃亡20来天,但是我认为他已经体尝了这个累,心累的感觉,不光是身体累。

  主持人:这是我第五个疑惑,他被抓到了之后几乎没有什么狡辩,就迅速地承认了,在很短的时间,人是我杀的,我用什么方法等等,而且表情也相对平静,这是不是也跟逃亡给他施加的压力有关系?

  李玫瑾:对,因为他知道他已经做了努力了,但是仍然不成功,所以就是索性在这种情况下,因为刚才我讲,他并不是具有犯罪经验的人,所以他这种作案方式应该说他作案的时候,虽然他把这个作案过程想得很细致,但是他对于作案之后的这个准备是不足的,他在后面这一系列结果就顺其自然。

  主持人:接着我们要回到他的作案过程,我一想,包括刚才您也在讲这个,新闻中大家知道,他的作案不是冲动的,说我在很短的时间内,用锤子把人家四个同学都杀了,而是几乎是有节奏的,而且中间还有间隔去完成,这得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状态?

  李玫瑾:所以为什么我说动机问题,他说因为一点小摩擦引发的行为,我感觉到在这个问题上他没有完全说实话,应该说他是有,如果他这种作案方式,刚才我讲的,如果不看其他的信息,就从他的作案方式来看,他绝对是有一定时间准备,而且他在作案过程当中的心理状态是相当稳定的,显然他不是激情型的,但是我们讲,这种犯罪仍然还有一种类型,我们叫仇恨型的,仇恨型的是往往生活当中的一些慢慢的积累,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的一种爆发,这种类型多发生在黏液质体质人上,就是说他比较沉稳,比较内向,而且有时候我们得罪他的时候,他外表没有任何表现,这种人他往往会这样,他作案的特点就是指向性明显,预谋非常精致。此外在作案过程当中不后悔,他不会中途停止犯罪,不达目的是绝不罢休。

  主持人:对,杀完第一个人,中间有间隔或独立思考的时间,但是他没有终止,而且继续实施下去?

  李玫瑾:所以从他这个目的,我认为他不是一个小摩擦所导致的,也就是所以我最开始讲的,他整个作案的过程心理是完全正常的,心态是正常的。他之所以做这个案,应该说他有的心理不健康的问题,但是他作案的时候心理状态是正常的。如果归类型的话,他应该属于这种仇恨类型的,他仍然属于情绪型的犯罪,就是说他可能平时有一些不良情绪的积累,比如对同学这种小的争吵或者一些问题的一种在意,这种在意在把内心来讲是很重要的事情,他积累到一定程度了,他可能会找一个机会,但是我在分析他在毕业前夕,我认为他可能还有一些因素在这里头。

  主持人:我得向您个人提一个问题,作为犯罪心理这方面的研究者,每一个这一类型的案件应该让您感觉非常地兴奋,虽然这个词我可能用得不对,你对这个案件好奇的是什么?

  李玫瑾:还是他的动机,我们一般研究犯罪心理,刚才我讲了,他有一个心理轨迹,从马加爵来看,他有一个很好的家庭,很好的兄长,有很好的成长环境,学校老师对他也评价不错。

  主持人:数学竞赛全国第三,高考的时候南宁地区第二,好孩子。

  李玫瑾:所以他在大学期间,这一段时间是我最关注的,他发生了什么。如果我研究这个人的心理,我最关注的是他这四年,这四年他经历了什么。所以研究犯罪人,有的时候我经常有这样的说法,就是说我们犯罪人,他尽管有规律,但是每个人就是每个人,所以有时候研究犯罪心理不能用张三去推断李四,就跟我们研究一些病例一样,这个人的病就是这个人的病,他有他特有的体质,然后有特有的生活环境,所以他才会生这样的病,你要了解个病,你必须了解他本人的特有体制和他的生长环境。

  主持人:如果你有一个机会问马加爵的问题,你最想问的是什么?

  李玫瑾:还是关于他的动机问题,我还想对他做一些心理方面的测定,想了解一下他的心理缺陷在哪个方面,虽然我们有一个初步判断,知道他有性格问题,有情绪上的一些障碍问题,但是确切的他这个缘由,以及他的表现症状。

  主持人:最后两个问题,从马加爵的案情上跳离开来,从去年的黄勇案,完全是他杀害了很多跟他没有厉害冲突的人,大家看到了一种心理型犯罪,就是变态心理型犯罪,到这次马加爵的时候又有这么多的疑点,你觉得给我们的启示是什么,提醒是什么?

  李玫瑾:我觉得现在随着我们社会的发展,尤其是城市化的过程带来的人的密度增大,人的接触增多,然后又隐私性增强,这种背景下,这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会出现的问题,就是人的心理问题,这个心理问题它和人的交流、沟通,以及人际摩擦的频率等等都有关系,所以我们现代社会应该这么讲,就是往下发展,可能我们在物质生活在越来越好的情况下,人的心理上的问题会越来越多见。所以我的想法是,我们对每一个犯罪案例,尤其是这些比较典型的,具有一些特殊性的案例,应该把它研究透,从他们每一个人的犯罪心理发生过程,以及他们的一些特征,以及他最后的这种行为方式、结果,我们通过这方面的研究,可以为我们了解在新的背景下出现的这类犯罪问题有更多的了解。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要回到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看这条新闻,就会有一种想法,当过去我们防范,比如说我成为受害者,我尽量不去得罪很多人,我跟人吵架,跟人动手等等,我只要管好我自己,我就不会成为受害者,但是从黄勇的这个案件,马加爵是不是还需要进一步地证实,你可能没有深度地得罪他,就是身边你觉得平常还挺正常的一个人,突然就成了杀人者,这时候我们每个人应该怎么办,我们应该注意什么?

  李玫瑾:在黄涌案子的时候我当时就谈到一点,就是社会的一种怎么说呢,心灵上的交流和接触是两码事,比如说我们现在住宅方式是由横向变成纵向,那真正典型的就是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大家好像觉得随着文明进步,互相尊重别人的隐私,但是我觉得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不是也是也表现了感情的一种淡漠,而这种淡漠对于某些心理脆弱的人,在他生活遇到挫折,在他遇到某种不公正对待的时候,可能就会出现一种心理的病变,其实我以前也谈到过这个问题,就是说心理的病和生理是一样的,它不是一生都有,有些病是一生的,有些就是一时的。

  主持人:一段能过去了。

  李玫瑾:对,比如我们也会发烧,也会得肺炎,如果你抢救不及时也会有生命危险,但是如果你抢救了,完全会恢复正常。

  主持人:我们也会忧郁,我们这段时间也会愤怒。

  李玫瑾:对,所以我们更多地关心一下身边的人,如果发现身边的人有些异常的话,要更多地去排解他的一些心理问题,所此我们整个社会应该重视包括心理治疗、心理咨询,现在人们很多有心理上的问题不敢去找医生,怕人家说你心理有病,你这个人有变态,其实我认为这方面的知识应该传播,让大家知道,刚才我讲心理上也会生病,当一个人在特殊时期出现了心理障碍的时候,这个时候如果没有被发现,如果没有及时地进行治疗,可能就会造成一些致命的后果。

  主持人:我想最后加一句话,就是跟您的说法连在一起,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得病,心理方面的,也有可能像肺炎感冒一样,其实要对症下药,他很快就好了,所以我们每个人可能成为身边另外一个人的医生。

  李玫瑾:对。

  主持人:好,谢谢你。

责编:常颖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