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大冬会赛场"不速之客":中国三女孩"偷艺"滑雪

CCTV.com  2009年02月27日 15:51  进入体育论坛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记者刘景洋 程子龙)

    从大冬会越野滑雪比赛开始的那天起,记者总能看见三个皮肤黑红、留着“小子头”的女孩。

    不难发现,她们看比赛的方式与别人不同。三个孩子通常都躲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小声议论着经过她们的运动员。没人经过的时候,她们就擦擦鼻涕,把目光再次投向运动员要出现的位置,那眼神充满期待。

    大冬会赛场的“不速之客”

    终于到了可以公开她们身份的时候,比赛已经结束,这三位大冬会亚布力赛区的不速之客,在此时不会因为没有任何证件而被驱逐出她们难得一见的国内最好的雪场。

    这三个女孩来自吉林通化,一个14岁,两个13岁。她们既不是中国队的小队员,也不是来看比赛的小观众,与世界各地的大学生运动员相比,不起眼也不漂亮。她们是背着雪板跟着师傅“混”进大冬会的偷艺者。

    现行的列车时刻表显示,要从通化到亚布力最少要转车3次,累计行程超过1100公里。对于这些女孩来说,长时间而又复杂的旅途并不困难,如何顺利进入赛区免费观看比赛还能找到合适的住处才是真正的问题。

    她们的师父在这方面动了不少脑筋,先是在亚布力附近的老乡家为他们找到了住处,又想方设法使她们进入赛区。

    进入赛区后,由于没有表示身份的胸卡,这些女孩有时能混上运动员班车,有时干脆就背着雪板在路上奔跑。女孩们说,跟平常连雪场都很难见到的训练条件相比,能在全中国最好的越野滑雪场地奔跑,感到高兴而不觉得辛苦。

    师傅的伤感与娃娃们的无奈

    他们的师傅叫刘化斌,通化市体育运动学校越野滑雪教练员,本届大冬会越野滑雪线路安全检查员,一个操着浓重通化口音的中年汉子。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练习越野滑雪的他一辈子与这项运动结缘,代表“八一队”获得全国比赛冠军是他过去的辉煌,但这样的好成绩在互联网上并没有记录。在互联网搜索引擎上输入“滑雪+刘化斌”仅能搜出一篇他与别人合作的论文《越野滑雪器材对竞技水平的影响》。

    刘教练告诉记者,大一点的孩子去年获得了越野滑雪全国冠军赛(青年组)的冠军,其余的两个都是刚练习一到两年,还没有什么成绩。

    之所以强调成绩,是因为是否获得重要比赛的名次,直接关系到孩子们的父母是否要为她们的训练和比赛付出相应的费用。刘教练解释,由于条件有限,目前来说,学习越野滑雪三年之内基本不会出特别好的成绩。这就意味着,这些小队员在初学三年内的生活、训练、比赛费用多数要由家长承担。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这些身体条件好、又肯吃苦的“好苗子”绝大多数都是农村娃,想要说服他们的父母完全支持孩子练习这项在中国相对冷门的项目,本身就是十分困难的事情,更何况还要让他们在自己并不富裕的情况下舀出所需的费用。

    “当越野滑雪教练可不是一般的艰苦,为难的时候,一个大男人自己抹眼泪。但是一想起我一生钟爱的运动,怎么也得对得起自己的坚持。更何况国家培养了我,我也一定要为国家培养下一代运动员,”刘教练坚毅的话中带着不易察觉的伤感。

    “连场地都没有,也能训练?”记者对此深感不解。刘教练说,由于孩子们都在上学,他平时就利用早晨和周末带孩子们在学校的400米跑道上训练体能,并徒步做一些基本动作。至于到真正的雪场,一年只有一次机会,那就是省里安排的为期一个月的“长白山训练”,这已经让他们很满足。更让他欣慰的是,孩子们的学习成绩不错,在市里重点中学都能排在中上游。

    记者时时能感到几个孩子看比赛时羡慕的眼神,还有她们脸上的无奈。她们的家庭条件都不好,家里能否继续供她们训练这项喜欢的项目,她们能否有机会参加一次属于自己的大冬会,还是个未知数。

    在人们为冠军欢呼的时候,三个中国女孩悄悄进入这条国内最好的越野滑雪赛道深处,开始她们稚嫩的练习。

    让我们记住这三个中国偷艺女孩的名字,张悦、陈婷婷和王学兰,期待有一天,在世界雪上项目的最高领奖台上,能看到她们。(完)

责编:张雪莹

1/1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