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竞猜点播NBACBA国足英超意甲欧冠国际足球/法甲冰雪

徐灿金腰带含金量高 不捏软柿子 要打最强的

体育资讯来源:新京报 2019年01月29日 10:39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出生地:江西抚州资溪

  生日:1994/3/9

  身高:1.75米

  项目:拳击

  荣誉:WBA羽量级世界拳王金腰带(2019)

  1月27日,徐灿在美国休斯敦战胜波多黎各选手罗哈斯,拿到WBA羽量级世界拳王金腰带,这是继熊朝忠和邹市明后中国第3条世界拳王金腰带。与前两人不同,徐灿这次是在客场挑战现役拳王,难度更大、含金量也更高。不满25岁的徐灿成为中国最年轻的拳王后,他的下一步目标是打四大组织统一战,之后再升重,挑战超级拳王。

  规则

  未来半年须打自由卫冕战

  在徐灿之前,曾有6位中国拳手打过世界拳王金腰带之战,只有熊朝忠和邹市明成功过。熊朝忠和邹市明当时争夺的都是空缺世界金腰带,而且均为小级别,竞争难度相对要小得多。

  反观徐灿,第一次挑战拳王金腰带便是客场,对手又是WBA现役拳王,可以说难上加难。

  在职业拳击界历史上,新人挑战现役拳王的胜率非常低。通常情况下,挑战者如果没有十足的优势去KO或TKO现役拳王,很难赢得裁判认同,也便很难赢得比赛。

  以徐灿所在的126磅这个级别为例,四大拳击组织过去5年来的挑战胜率只有26%。具体到徐灿的对手罗哈斯,在拿到世界金腰带后已经连续3次在美国卫冕,直到这次被徐灿拉下马来。

  为了得到一个公正的比赛环境,徐灿的推广人刘刚多次找到WBA和本场比赛推广方美国金童公司。整场比赛,两人比赛时都很干净,3名裁判的判罚也很准确。徐灿赛后表示,原以为罗哈斯会比较脏地顶他的胸口,但后者比赛时并未使用盘外招。

  赛后,徐灿一直没机会复盘这场比赛。直到1月28日下午在机场,徐灿第一次看到了与罗哈斯的比赛录像。也是在28日,罗哈斯通过媒体表示,将与徐灿打二番战。但据刘刚介绍,徐灿和罗哈斯此前并未签订二番战协议。

  按照WBA规则,徐灿必须在未来6个月内打一场自由卫冕战,对手可以是WBA前15位的任一拳手。至于是否会选择跟罗哈斯打二番战,还有待于徐灿和推广公司的决定。

  雄心

  若赢统一战将打超级拳王

  在中国拳击界,“徐灿”这个名字很低调。事实上,作为中国唯一评级达到4星半的拳手,徐灿早在3年前就有了挑战世界拳王金腰带的机会,不过他并不急于求成,“我不着急,我要等真正强大的时候。我不喜欢捏软柿子刷战绩,要打就打最强的。”

  这些年,刘刚和推广公司把徐灿保护得很好,不断地找顶级教练和陪练来打磨他的技术。为了准备与罗哈斯的比赛,推广公司把WBO世界第一塞万尼亚请来当徐灿的陪练。

  徐灿赛后承认,塞万尼亚对他备战这场比赛帮助很大,“塞万尼亚的技术真的很像罗哈斯。罗哈斯虽然拳重,但是我因为有准备,都能防住,心里不慌,也不会感觉打得很累,后面出拳时都还到位。”

  宣布比赛结果前,徐灿说心里也没太多底,“毕竟在人家主场,没太大的感觉。”当听到主持人念出自己的名字时,徐灿和团队欣喜若狂,“我彻底放飞自我了,从没这么激动过,差点哭了。”

  徐灿很少哭,这么多年比赛,从没哭过。2015年6月,他在澳大利亚昆士兰10回合战胜现役拳王克里斯·乔治。那场比赛让徐灿成为中国第一个在海外挑战洲际拳王成功的拳手,也让他被中国拳击和世界拳击所了解。

  “那是我唯一一次想哭,但当时怎么也哭不出来。”之所以对那场比赛记忆犹新,徐灿说因为那场比赛让自己蜕变成了真正的拳手。此后用了3年半,徐灿从一名职业拳手成长为世界拳王金腰带所有者。

  今天,徐灿将回到国内,短暂休整后将备战第一场卫冕战。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待时机成熟时,争夺WBC、WBO和IBF这3个国际拳击组织126磅的金腰带。如果能赢得统一战,徐灿有可能升重去打个超级拳王。

  后方

  为了培养徐灿转让蛋糕店

  徐灿1994年3月9日出生于江西抚州市资溪县高田乡,资溪被誉为“蛋糕之乡”。很多年前,徐灿一家在老家资溪和湖北随州都开过蛋糕店。

  徐灿的父亲原名徐国龙,后改名徐小龙。跟很多名叫“小龙”的人一样,徐小龙也喜欢拳击。为了看比赛,徐小龙还在裱花间专门放了一台电视,边做蛋糕边看拳赛。

  徐灿还没上小学,父亲便带着他进行跳绳、空击等训练。之后,徐小龙带着徐灿辗转于河南、昆明学习。为了培养徐灿,徐小龙把房子和蛋糕店都转让了出去。

  徐灿15岁时,被父亲带到昆明,找到了拳击推广人刘刚,徐灿就此成了熊朝忠的小师弟。熊朝忠第一次打世界拳王金腰带的那场比赛,徐灿便在场边负责敲钟。作为大师兄,熊朝忠深知徐灿之不易,“徐灿这条金腰带来之不易,完全是靠点数一拳一拳打出来的,这需要很强的毅力才能坚持下来。”

  去美国训练前,推广公司为徐灿办了场壮行会。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其他原因,母亲王海艳在上台时差点绊倒。王海艳说,不会去关心比赛结果,只希望儿子能平平安安回来。

  与妻子不同,徐小龙对徐灿有十足信心。壮行会上,有人说罗哈斯近距离攻击实力很强,徐小龙一摆手,“都说罗哈斯的拳重,那是他没碰到徐灿。”

  徐小龙的自信也传递给了徐灿,父亲是儿子最为信赖的人。“一开始我没认为自己能拿世界冠军,但父亲对我信心很足,他一直认为我能。我的信心是从我父亲那里过来的,很多东西我都会听他的。”徐灿说,每次比赛前,都会收到父亲的一条鼓励信息,与罗哈斯的这场比赛也不例外,“父亲给我发信息,让我正常打,和平时训练时一样打就成。”

  赛后,徐灿跟家里视频聊天,是母亲王海艳接的,“视频时我爸出去买菜了,他从来不喝酒。但今天他亲自下厨,还喝了酒。”

  采写/新京报记者 孙海光

相关阅读
我要纠错编辑:钱睿斌 责任编辑:王晓遐
  • CCTV体育推荐
体坛视觉系更多
860010-110304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