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点播NBACBA欧冠亚冠国足中超意甲德甲英超数据

学棋少年多年艰辛 以纯净之心下纯粹之棋

体育资讯来源:人民日报 2017年08月03日 17:43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半倚在椅背上,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向平静的脸上挂着几分懊恼——此时的余泱漪,就像一个丢了玩具的小孩子。有人问起,刚才这盘棋怎么输的?他猛地挠头连声说,哎呀,我怎么能走出这么烂的着数!

  这一幕,发生在7月24日结束的嘉峪关2017中俄国际象棋大师巅峰赛之后。面对俄罗斯名将格里修克,23岁的余泱漪以1∶3输掉了职业生涯的第一次个人对抗赛。因为判断失误连丢后两盘棋,似乎令他耿耿于怀。毕竟,从15岁晋升为当时国内年龄最小的国象特级大师开始,他的人生关键词就变成了“神发挥”。

  “余泱漪有一颗纯净的心,他为国际象棋而执着。”中国国象队总教练叶江川几乎看着弟子长大,当年那个沉默寡言的少年,如今几乎实现了中国棋手的大满贯,唯一目标只剩下中国国象“四步走”的最后一步——世界棋王。“志向有多高,就能飞多远。”余泱漪说,一路走来,他始终记着叶江川的这句话。

  7岁时的一次邂逅,让他毅然走上了学棋之路

  世团赛、全运会、儋州超霸战、中俄巅峰赛、国象联赛宁波站……从6月开始,余泱漪如同一个不停旋转的陀螺,四处征战。棋盘前的他,一如既往的冷静而专注,偶尔放松时,疲惫情绪也会爬上眉梢,但他依然波澜不惊,“这种节奏我早已习惯了”。

  戴着眼镜,一身书卷气背后,藏着超乎年龄的成熟与淡定——余泱漪的这种气质,源自十几年来生活的打磨。7岁时与国际象棋的一次邂逅,改变了这个小男孩的命运。“学校有兴趣班,我记着妈妈帮我选了国际象棋,后来她却说是我自己选的。”从此,在别的孩子四处玩耍时,余泱漪静静地守着一副棋盘, 小小棋子变换间的奥妙,带给他旁人无法感受的快乐。

  然而,当年幼的余泱漪还没完全体悟胜利的意义时,一道选择题却摆在面前。那时,他的家境不太好,有限的经济条件带来两条不同的路:要么跳出义务教育“流水线”来北京学棋,要么留在家乡湖北黄石继续读书。父母的内心有过摇摆,但余泱漪用一连串佳绩让他们下定决心——10岁那年,他连夺棋童杯、李成智杯和世少赛分龄组3个冠军,国家队破例向他敞开了大门。

  很多年后的某次活动,一个12岁的小棋手面临同样的艰难抉择,余泱漪缓缓道出当年的真实想法:“你的困惑我也有过,但是内心的声音告诉我,国际象棋才是我一生的挚爱,如果你真的爱它,就跟父母诚恳地交流沟通,相信他们会支持的。”

  年幼时的这一抉择,让余泱漪奔往一条“独行”的道路。初入国家队代训,他天天呆在训练室里,一呆就是十来个小时,有时候练着练着就睡着了。当时棋院里所有的棋谱,他都一一摆完,也牢牢记住。余泱漪至今忘不掉,北漂学棋的艰辛与最初排在倒数第一的苦闷,“我不是一个有天赋的棋手,所以只能努力。”

  也曾跌入低谷,唯一的自救办法就是坚持

  作为中国曾经等级分最高的国象男棋手,叶江川心底始终留有遗憾,从1982年到2004年连续12年冲击奥赛男团冠军未果。在他麾下,棋后谢军、侯逸凡已然在女子领域做到极致,而男子领域却迟迟未能一偿夙愿。直到丁立人、余泱漪、韦奕这3个“90后”集体冒尖出来。

  在外人看来,余泱漪拥有“开外挂”般的职业生涯:19岁摘下中国首个世青赛桂冠,20岁首次参加奥赛创历史获得第三台金牌和最佳男棋手奖,21岁斩获奥赛和世团赛双料冠军——如此“三级跳”,几乎是前辈男棋手无法企及的。但余泱漪却清楚,自己曾跌入棋技停滞不前的低谷,也曾输到“别人一进攻就心虚”,唯一的自救方法就是坚持。

  “余泱漪的心很静。”叶江川说,别的棋手拿到他的成绩,可能人都飘到天上去了,余泱漪却内敛淡然,总会主动寻找提高的空间。而在对手眼里,余泱漪精于计算与进攻,韧性尤其可怕,有些看似和棋的局面,他总能一直拖着对方,想着怎么去战斗,直到抓住一丝松懈或破绽,伺机胜出。

  余泱漪对于下棋的“拼”,不止于棋盘上的攻杀。在国象圈内,许多出名棋手都就读北大、清华等名校,而余泱漪却选择了首都体育学院。“把学习和下棋放在一起比较,我更喜欢下棋,希望有更多时间用在钻研棋艺上。”余泱漪并不看重名校文凭,要清楚自己需要什么,“我想把目标定得高一些,争取5年左右赶上世界头号棋手卡尔森。”

  跻身等级分“2700分俱乐部”后,余泱漪已站在世界一流棋手行列,但实现团队作战接二连三的突破后,面对冲击棋王的最高目标,唯一的倚仗是绝对实力。叶江川说,要争夺世界冠军,必须下出有震撼力、有深度的棋,达到“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才华之外,更要有极端的热爱与刻苦。以世界等级分衡量,稳定到前十是门槛,前三才有机会。

  而余泱漪暂时还体会不到这种感觉。此次嘉峪关巅峰赛,是他第一次“单挑”超一流高手。密集赛程带来的疲惫感,令他一度失去了敏锐度,好几次在判断上出了问题,正如他所言,“我感受到2800分高手的力量,感觉我与对手之间开局和中局还是有些差距。”不过,叶江川并不担心一次挫折会影响余泱漪的自信,“通往棋王的路上需要这样的磨难和历练,这是一笔难得的财富。”

  面对世界棋王的目标,保持平常心

  7月29日结束了国象联赛第三站的4轮较量,余泱漪所在的北京队获得半程冠军。随后,他马不停蹄赶赴新疆,霍城国际象棋特级大师赛于8月2日正式打响。9轮单循环比赛,对于身材单薄的余泱漪,是体能和意志力的又一次考验。但多年征战早已赋予他一颗平常心,“下的比赛太多了,什么样的棋局也都见过,现在我能保持一种心平气和的状态。”

  所处位置越高,需要承受的压力也注定越大。余泱漪的等级分目前排在世界第十四,涨分很难,不要说输棋,和一盘都要降分。而互联网时代的信息无疆界,使得棋谱资源不再稀缺,余泱漪坦言,现在国际象棋可被挖掘的东西不太多了,自己能运用的战术越来越少。“是瓶颈期吗?可能有一点,只能拼命让自己保持住。”

  但中国国象寄予余泱漪等人的期望,却几乎到了争分夺秒的程度。5年,是叶江川定下的冲击世界棋王的时间表,这两年中国国象协会不断创造参赛机会,只为赶在他们最好的年华,有机会摘下那颗最耀眼的明珠。“暂时的输赢不要紧,延长一个棋手的巅峰期,不只是技术上的提升,更源自内心的热爱。”叶江川如此感慨。

  余泱漪明白恩师的苦心,在嘉峪关比赛时,他和叶江川几次交流到深夜,探讨布局的选择、整体体系的把握。“棋王卡尔波夫说过,如果想拿世界冠军,怎么也得输够1000盘,我不怕失败,哪方面有欠缺就去努力改进和弥补。”随着对棋的理解逐渐深入,余泱漪愈加明白厚积薄发的道理。

  如今的余泱漪依旧不善言谈,纵使内心澎湃,外表却总是静如止水。他总说,自己除了下棋,学其他东西都比别人慢半拍。但面对64个黑白格、32枚棋子,他似乎永远不会厌倦。“把下棋当成爱好,感觉不错;把它当成职业,很辛苦。但无论苦乐,我对国象的热爱一直都在。”

相关阅读
  • CCTV体育推荐
860010-110304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