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第一体育 > 足球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安贞焕没考虑过去南非 中韩足球差距是全面的

 

CCTV.com  2009年12月17日 16:35  进入体育论坛  来源:大连晚报  

  大连晚报消息 安贞焕总是不显山不露水地藏在队伍中间,不打头,也从不落在最后。这苦坏了看热闹的女球迷,“安贞焕呢?安贞焕来了吗?”必须得承认,安贞焕是这支球队名气最大的球星,这与上场时间、进球数量无关,谁让人家“面容姣好”,还在世界杯上进过球呢?当然,对于女球迷来说,世界杯不世界杯的,无所谓。

  尽管零星几个球迷都是冲着他来的,安贞焕的脸上依旧平静如水。也许是大场面见多了吧,也许,在海埂,异国他乡的孤寂感越来越强烈。全雨根走了,传说中的新韩国外援还没来,他只能跟翻译聊聊天。而在1公里之外的红塔基地,那里有一所韩国足校,李东国、金秉址、金龙大、金铸成等韩国国脚都曾到那里训练。红塔有地道的韩国美食,但是在海埂,焕哥必须忍受云南菜。昨天,在训练之后,安贞焕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吃得惯、睡得香

  这是安贞焕第一次上高原集训,教练组原来还担心安贞焕会不适应,几天过后,一切正常,每次体能训练,安贞焕都能顶下来,而且,绝不是最后一个。托马斯也赞叹:“安贞焕是一个敬业的人,在这方面,他和郝海东都是典范。”大连队应该庆幸,在寻觅到一位中场组织者的同时,也为年轻球员树立起一个敬业的榜样。

  初到大连时,安贞焕在饮食上还有些不适应,俱乐部特意为他准备了韩国泡菜。而到了海埂,安贞焕必须与云南口味进行战斗。好在云南菜的特点也是辣,只不过与韩国的辣稍有区别。云南的辣是暴烈的、不留情面的,比如当地特产的小米辣,有一种进入嘴里,就要把你的味蕾全部歼灭的霸气。而韩国的辣却更温柔,有一丝回甜。

  “一切都很好,”安贞焕说,“职业球员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新的环境,在外面踢了这么多年球,这些都不算什么困难。”吃得惯,睡得也香。一次下午安排力量训练,安贞焕却姗姗来迟,“这几天训练量非常大,所以睡得也好,那天中午有些睡过头了。”

  中韩差距是全面的

  昆明球迷对韩国球星并不陌生,李东国、金秉址、金龙大、金铸成等韩国国脚都曾来这里训练过。尤其是金铸成,这位“恐韩症”的制造者(1988年亚洲杯半决赛,金铸成的进球使中国1:2不敌韩国被淘汰,那场比赛被称为“恐韩症”的开端),不止一次在昆明大谈“恐韩”。在金铸成眼里,中国足球“恐韩”是心理问题。而李东国,这位在1999年亲手把中国国奥进军雅典的梦想敲碎的韩国人,则把“恐韩”归结为中国足球的选材机制不合理,有太多的人“走后门”。

  而在中国踢了一年球的安贞焕,显然比他们更了解中国足球的现状,一年之前,安贞焕认为中国俱乐部的水平不错,中国足球与韩国的差距只是在一些细节上。而在一年之后,安贞焕改变了想法,中国足球与韩国的差距是全面的。“比如中国俱乐部的训练设施、场地条件等,与韩国球队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安贞焕说,“中国联赛的水平与激烈程度上,也与韩国联赛有一定的距离。”

  人家在进步,我们在退步,中韩足球之间的距离被越拉越大。现在,再谈“恐韩”有些可笑,中韩足球已经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了,碰都够呛能碰上,何谈“恐”字。

  世界杯,没考虑

  走向宿舍,擦肩而过的小球员恭敬地向安贞焕问好,安贞焕连忙报以微笑。在大连队里,安贞焕绝对是小球员们最尊敬的人之一,在这里,安贞焕也重新找到了球星的感觉。可以说,大连队给了安贞焕第二次职业生命,去年,因为在中超表现出色,韩国媒体甚至鼓动韩国国家队重新召回安贞焕,以解进攻乏力之苦。

  当然,没有安贞焕,韩国队依然如愿杀进了南非,与阿根廷、尼日利亚和希腊分在一组。安贞焕能不能在职业生涯的末尾,再踢一次世界杯呢?“踏入世界杯的赛场,是每个职业球员的梦想,”安贞焕说,“但是我的年龄毕竟很大了,应该给年轻人更多的机会,重回国家队,再踢世界杯这样的事,我没考虑过。”

  再披韩国战袍的机会渺茫,安贞焕还是希望能为韩国队尽一份力,比如,去现场为韩国队助威。“韩国队小组赛的对手都很强,但我们不是一点希望也没有,”安贞焕说,“韩国队首先要对面临的困难准备充分,针对不同的对手采取不同的战术。至于韩国队在小组赛里能赢谁,这很不好说。我觉得,每场比赛都有可能赢,实力并不是全部,场上的斗志与精神也很重要。”

  当然,这些“杂念”不过在安贞焕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他现在最想解决的,是怎么样才能在球场上多待会儿。

责编:张悦

1/1

  相关链接: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