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第一体育 > 足球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马季奇一幕引中超无数恩仇 10年叛逃始终不离津京

 

CCTV.com  2009年10月23日 08:40  进入体育论坛  来源:足球周刊  

  谁在逃

  由于冤家路窄,因为德比宿敌,俱乐部相互之间的球员转会,或者被挖脚,均称之为“叛逃”。结果简单,含义复杂,演绎了甲A或者中超无数的恩怨情仇。

  10月14日,泰达体育场球迷用齐刷刷的“Judas”(叛徒)标语,来讽刺从天津泰达“叛逃”到北京国安的外援马季奇。球员的转会总是在新老东家的针锋相对间被放大。

  叛逃始终没离开津京恩怨

  黎兵当年60万转会费以及由此引发的巨额地下签字费,并没有掺杂俱乐部之间的任何恩怨色彩,球员谋求更好发展的动机比较单纯。因俱乐部之间、两座城市之间的恩怨,导致球员剑拔弩张的1996年施连志在工体飞踹高峰,以及1997年北京国安主场9比1狂屠上海申花后,加上本就是赛场死敌的齐鲁德比,以及当年的上海老大之争,最终让“叛徒”这样一个词汇横亘在俱乐部间的转会上。那时,所有人只相信一个事实:这些俱乐部间的球员老死不相往来。

  一切在1999年发生了变化,而且首先发生在津京“死敌”之间。为了取得更好的成绩,为了队伍能够有一个脱胎换骨的变化,天津俱乐部通过各种关系聘请到了金志扬。因为金志扬和国安俱乐部的恩怨,以及国安俱乐部和天津俱乐部的情仇,这样一桩婚姻让津京比赛变得更敏感更刺激。随后,金志扬从北京国安引进了经验丰富的老将吕军,以及于光和马荃、桂平等二线球员。金志扬、吕军、于光等人像钉子一样直插天津俱乐部的心脏,津京严防死守的禁止球员交流从此不再固若金汤,“叛逃”一词也从此真正适用于具有宿怨的两家俱乐部之间……

  北京国安俱乐部挖脚马季奇,则让“叛逃”具备了所有可能复杂的含义。2009赛季,北京国安通过马季奇的经纪人和他本人取得联系,表达了希望马季奇加盟的强烈愿望。更重要的是。他们许诺马季奇更高的薪水和转会费,比天津泰达多了整整10万美金。于是,在天津泰达俱乐部毫不知情的前提下,马季奇“叛逃”国安,年度转会费和薪水为50万美金。这让天津泰达俱乐部怒不可遏,“这种下流的伎俩必然会遭到惩罚,迟早会得到报应。”两家俱乐部、两支队伍、两座城市之间的恩怨情仇被迅速集聚,经过2008赛季末那场冲突之后,京津情仇已经难了。马季奇的“叛逃”在推波助澜,“叛徒”的喊声在10月14日泰达主场响彻云霄……

  恩怨俱乐部之间从此更是对挖脚不屑、不齿。对于球员来说,虽然可能会面临一些压力,但是。在巨大的金钱利益面前,他们宁愿背上“叛徒”的骂声。忠诚和金钱之间,很多时候后者更为重要。因此,10年来,这种“叛逃”剧屡屡上演。

  德比恩怨难解

  很难想象,山东鲁能和青岛中能之间的齐鲁德比,会这样火爆而愤怒。多年来,齐鲁兄弟之间的“仇杀”,比面对任何对手时更冷酷无情。以至于,双方核心球员之间的转会根本不可能。尽管山东鲁能队中有不少青岛籍的球员,却无法逾越那道鸿沟,害怕背上“叛徒”的骂名。

  10年来,著名的球员之中,只有李明回青岛踢过。他用的是“曲线救国”策略,先是转会北京国安,然后再辗转回到青岛。

  李明(小)和山东鲁能的姻缘在2001年年底到头,积怨已久,双方的矛盾不可调和,李明最终选择了转会。他想回到自己的家乡青岛,但是山东鲁能俱乐部不可能放行。最终,北京国安摘到了他。李明当时放出了“希望在国安重新站起来”的话语。一年之后,李明再次提出转会,目标是自己的老家青岛。因为曲线救国,再没有人能够阻止,李明得以所愿。在山东和青岛的德比史上,著名球员的转会只有这一桩。

  山东鲁能的计划是攘外必先安内,青岛中能的想法是打败老大哥能赢得更多的尊重,引起全山东的关注。于是,双方从来没有真正求和过,更不允许挖脚。真正带来冲击的是殷铁生在2005年入主青岛中能,凭借深厚的人脉和在山东足坛至高无上的地位,殷铁生开始“挖脚”鲁能。不过,他能挖的也就是徐群、刘志勇等当时国奥年龄段的球员,也就是他执教国青队时的弟子。至于鲁能队的那些大牌球员,一是青岛给不了他们想要的年薪,二是鲁能俱乐部断然不会放行,即使殷铁生亲自出马,也没有更多通融的余地。因此,殷铁生带来了变化,却没有真正打破齐鲁德比之间的转会秩序。

  那些转会至青岛的小将,后来也被冠以“叛逃”的头衔。他们想要再回到山东鲁能踢球,已经几无可能。这其实是一种畸形的转会现象,却因为现实的原因不得不长期存在。2009赛季,山东鲁能表现摇摆不定,完全失去中超冠军的风范,甚至人人喊打。2009年9月5日。青岛中能在主场没有给山东鲁能任何机会,3比1痛击对手,几乎引发山东鲁能内部更大的“内讧”。两者之间很少“雪中送炭”,让两家俱乐部球员之间的“叛逃”也变得更加艰难。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上海申花和曾经的上海国际间,两家俱乐部的清高以及上海老大之争,让他们的较量超越了兄弟层面,上升到“仇敌”的高度。于是,各种正常的交往必然被卡断。即便是暗地里挖脚也难以实现,除非一方大发慈悲,球员才可能完成“叛逃”。比如后来的李毅男和虞伟亮无不如此,他们自己没有主动权,更多的是上海申花的“恩赐”与“施舍”。

  不仅仅是德比俱乐部之间如此,一些俱乐部的重要球员或者非重要球员艰苦卓绝地取得转会资格之后,很多时候要和新的俱乐部签订一个协议:在老东家做客或者到老东家做客的时候,该球员不能上场比赛。有时候,这份协议是新旧两家俱乐部之间签订的,目的就是让“叛逃者”躲开敏感的比赛,避免更多的是非。球员本人其实也无所谓,因为与其被骂“叛徒”,不如乐得清闲。

  叛逃不成下场会很惨

  其实,不少俱乐部中都有很多一直想“叛逃”的球员,他们曾经怀着侥幸或者憧憬暗地里接触想要引进他们的俱乐部,这些俱乐部和本俱乐部并没有太好的关系,本俱乐部也不希望放行。当察觉到这些球员的动机之后,肝火旺盛的俱乐部必然会通过各种方式让球员得到惩罚。比如此前几个赛季的陈涛,他被金德俱乐部贴上“叛徒”的标签,闲置了几个赛季,几乎让曾经红透中国足坛的陈涛就此结束足球生涯。

  因为中国足协转会方面的霸王条款,俱乐部掌握球员的生杀大权,只有俱乐部愿意球员去的俱乐部才能转会成功。大多数的俱乐部绝对不允许自己的球员尤其是核心球员“叛逃”至对手或者宿敌那里。外籍球员还好,国内球员就成为俱乐部手中的“玩物”。比如大连实德的球员绝不能去上海申花,上海申花的核心球员绝不能去北京国安,北京国安和天津泰达之间绝不能有关键球员的交换……所以,真正的“叛逃”例子寥寥无几,更多的是平常的转会。

  相比于国内教练、国内球员,外籍教练和外籍球员更容易在“叛逃”上做文章。2000年,塔瓦雷斯曾经深夜“挖脚”重庆的外援马克,结果被俱乐部工作人员发现,双方大打出手,塔瓦雷斯被打得鼻青脸肿,那算是对挖脚者的惩罚。马克也受到了警告,要求他不要做不道德的事情。再后来,最为典型的当属马季奇被挖脚到国安。

  此前,上海申花的马丁内斯加盟国安,不过,马丁内斯是因为和上海申花的续约谈判破裂才加盟国安,和挖脚与“叛逃”联系不大。

  在那些宿敌之间,因为俱乐部之间合纵连横,“叛徒”往往被扼杀在摇篮之中。从地域、城市文化、球迷恩怨等各方来讲,“叛逃”长期内将被恩怨俱乐部之间相互重视,像一座大山横亘在这些俱乐部的球员面前,逾越的几率长时间内将显得无比可怜。

 

相关新闻:

中超争冠球队比拼盘外招 保级军团各打小算盘
[视频]中超:保级大战 长沙主场险胜重庆
[组图]中超补赛长沙迎战重庆 张晓彬捅射破门
解读中超夺冠最后形势 若三队同分亚泰占优

责编:李航

1/1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