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体育频道 > 体育总分类 > 正文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关于田亮的那些事:从少女偶像到为人父的心路

 

CCTV.com  2009年02月19日 16:22  进入体育论坛  来源:新浪体育  

王子已为人父

  新浪体育讯 曾经他是中国跳水队独一无二的少女偶像,令无数人为之倾倒;而现在的他最重要的身份则是丈夫和父亲……10年的风雨历程,带给田亮的不仅仅是身份上的转变。以下摘自《体育画报》(中文版)全运动部奥运专家杨旺的博客刊载的系列博文《跳台王子》,向您讲述关于跳水王子田亮的那些事。

  《跳台王子Ⅰ》:讲述当年的亮晶晶和开除风波前后

  这是在体坛周报期间的一篇命题作文,职业作文,就像田亮他们作的规定动作一样,发表在旗下的杂志《全体育》上。那时候田亮同学那个火啊,开除啦,出书啦,与超女的爱情啊。编辑朱春明对其又爱又恨,完全的一副必须作他的架势。一定要说出别人没有说出的故事的架势。一副将田亮弄得底朝天的架势。

  其实,哪里有那么多的秘密啊。没办法,作为《田亮自传最亮的十米》的文字整理者,自己人的身份,不被他们压榨一下过意不去。毕竟在过去,我以瞿总关注的名义,让他跑了很多次的路。这次,报应终于来了。几易其稿,最终换成了第一人称讲述。要强调一下,那时候田亮同学还是豪情满怀,绝对自己恢复半年的时间,一定有能力出现在国家队赛场上。但。。。。。

  在征求田亮同学的同意后,没办法,就发吧!

  《跳台王子Ⅱ》:退役后千万资产,超女女友

  你一定要写出田亮的爱情和财富,一定要写死。黑心的头下了这样的命令。

  先把我打死得了,我心里嘀咕。

  我就这样,从北京直飞到了西安,对田亮同学不知道从何说起。他也没有问我的来意,就客套着说你一次很不容易,我们一定得见见。于是,我们就来到他办公的地方,陕西跳水中心附近的一栋三楼办公室见见。那个地方,瞎,那叫一个气派,闲话休表。一个和他真人大小的铜像吸引了我的注意,他指了指,强调说,“只有意大利的男高音帕瓦罗蒂特别像,我和刘翔的雕塑都不太像。”

  我说随便聊吧,天南海北,主要是听他讲生意经。具体的内容俺听不太懂,俺没有这根弦,遇到不懂的地方,还不好意思地NG下,问一问。那时候,我丝毫感觉不到自己还比他大三岁,我感觉自己就是当琴手捧到了我这个蠢牛。

  晚上,他的奥迪车如约出现在陕西跳水馆门口,尽东道主之谊请我吃饭。一个很熟悉的有磁性的声音从前排驾驶座飘来:你好,我叫叶一茜。我的眼睛一亮,没想到自己送上门来了。

  “对不起,我没有带名片。”在后排坐好,我一阵手忙脚乱。

  “没事,亮亮知道就行。亮亮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这个被称为茜茜的女子回答。在路上,他们还问了我的女儿的一些话题,我乘机询问了一个关于音乐的技术问题:孩子学音乐,啥时候比较好。我有意让我的淘淘进进门。

  “别太早了,三四岁吧,那时候开始形成。”她以前在杭州的时候进行过专业的童子功培训。

  在路上,在餐桌上,我一直不好意思提采访的事。从某种程度上,田亮是一个很细心的人,他懂得人情世故,队友们都说他毕竟是苦孩子出生,懂得恋旧。

  更何况,当地媒体将他们的爱情炒得有些妖魔化,正是风波口。

  我就这样一直沉默下去,到了几天的会面中,到了回北京的路上,我和田亮又是同行,当然,还有叶一茜。她要去长沙办事,差不多同班飞机。

  我将沉默保持在了飞机上,带到了北京的家门口。

  第二天,他将要参加一个凤凰卫视的许戈辉的节目,问我有没有兴趣。我去了,不好意思,北京的后海酒吧街我不熟,最终,我没有找到那个地方,悻悻而归。

  引而不发,但报社任务又迫在眉睫。我陷入了长考。我觉得简单处理,于是拨通了他的电话。“我觉得你们俩关系挺好的,我挺看好你们,真的。我想在稿子里面提提你们。”

  “怎么写呢?”田亮问。

  “就说你当初认为超女怎么样怎么样,但最后转变态度嘛。”

  “写可以,但这样写恐怕不好,她觉得她真的很好。”他强调。

  他没有说不能写,这是我想要的。但他强调往好了写,证明他很注重细节,有责任心。

  那天参加节目,我错过了很可惜。当着电视机的镜头,他说出了他爱的男子汉箴言:像男子汉一样保护心爱的人。

  《跳台王子Ⅲ》:从情人到老婆,都是策划来的

  从今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骑马劈材周游世界.

  在某次访谈现场,田亮说结婚的变化,就是从个人赛变成了团体赛。为了这次出境,他和自己的妻子设计了同样的情侣款,这样的镜头经常出现在其他节目中。他想证明给大家看,他很幸福,很温馨。

  事实上也是如此。结婚后,只要在一起,形影不离一直是他们的常态,田亮在清华读研究生的时候,叶一茜也会坐在车里等着。看小说,听音乐。而平常,这个福建歌手会给他做饭,洗衣。

  虽然他不会说甜言蜜语哄叶一茜开心,但运动员的行动派作风让身边的这个女子倍感幸福。他说,“慢慢的会把甜言蜜语说出口,有提升得空间总是好的。也许幸福也像体育竞技一样,认真智慧地训练,金牌就可以拿到。”

  说得多好。

  那次田亮婚礼轰动一时,我和娘子是唯一接到邀请的媒体。在婚礼现场,我感受到了这个提升空间的大男人的温情。在具有童话气质的现场,在田亮说出我爱你的那一刻,我都有点感动。我觉得,那一刻,他们很真实。

  “他以前很好强,喜欢什么东西藏在心理,”美国体育画报采访田亮的时候,叶一茜对我说,“现在,他会经常和我分享,这种感觉就是幸福!”

  《跳台王子Ⅳ》:父亲田亮说,要和孩子一起成长

  田亮和叶一茜的孩子快满周岁了。

  最近出现在镜头前的田亮,开着奥迪护送爱妻去农贸市场买菜。而洗去铅华的叶一茜,很快适应了手拿麦克风到菜篮子的转变。她的业务素养很高,在每个摊位挨个逛遍,细心挑选了新鲜的青菜、香菇、山药、莲藕等。买青菜时,她都是挑选水分充足色泽鲜嫩的叶菜,还仔细观察有没有虫眼。

  这没有什么不好。他们的表现,证明最近获得的“2008合乐家庭榜样”称号并非浪得虚名。

  作了父亲的人,与运动员时的田亮真的不一样了,他说自己要戒掉一些不好的规律,向我家娘子讨教育儿心经,和孩子一起成长。

  他前不久如此还如此表白。“老婆,感谢你给我生了一个健康可爱的宝宝。我要告诉你,我很爱你。希望我们到了80岁、100岁的时候,我还可以戴着假牙来亲你。”

  我觉得他可以做到。

 

相关链接:

组图:田亮叶一茜低调返京 保持距离形散神不散
组图:世界体坛百大情侣 田亮和妻子叶一茜

责编:胡迪

1/1

相关热词搜索: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网民举报